相关文章

浙江温州冷库缺口大 冷冻品经销商一铺难求

位于龙湾白楼下和菜篮子集团肉联厂的两个冷库是温州市规模比较大的优质冷库,如今前者已清空将拆除,一枝独秀的后者让商户一铺难求。

排队三四天等着进冷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王哲西从事水产批发已有12年,主营螃蟹冻品、墨鱼等,全年流通量在千吨以上,每年仅冷冻存储上的支出费用约为七八十万元。淡季时,他每个月经手1至3 个标柜(28吨/柜),下半年最多时能达到五六个柜子,“年底的量是平时的三倍以上,无法当即销售的冻品,必须得通过冷库来保存。”

“螃蟹对保存环境要求很高,一定要在零下23摄氏度。”王哲西说,涉足该行业十多年,每年年底备货难始终困扰着他,“说白了,市区优质冷库太少。”

“货品从外地抵温后,排队三四天还没法进厂卸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几年私人办的冷库增多后,情况才有所缓解。”十多年来,王哲西一直借由位于鹿城路的 菜篮子集团肉联厂的冷库保存冻品。作为市中心最大的冷库,该冷库建成已有五十多年,加上区位优势,保温效果较稳定,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如今,出于成本、质量的综合考虑,王哲西一般存货多放在丽水、宁波等地,有的则暂存在瑞安等地的冷库。在温州,像王哲西这样的经销商不在少数。同是水产经销商的徐瑞生索性将备货点安在了宁波,只留少量的货存放在近郊的私人冷库,“可这样做,运输成本又上来了。”

“韩国、日本的客人进货量大,一度是商家们竞相追逐的对象,而这些大客户对于货品品质要求也相当严苛。”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受制于优质冷库资源,不 少冻品的经营户规模不仅做不大,反而越做越小。“一些韩、日客户在参观过存放货品的私人冷库后,觉得商家的现代化设备跟不上,会影响品质,便再无合作意 向。”

“大客户量少了,跟上游订货的就失了价格优势。”徐瑞生坦言,自己如今的销量一年比一年少,“过去一年能有千余吨的销售量,现在只有七八百吨的量。”

很无奈

私人冷库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近三十年以来,菜篮子肉类联合加工厂的冷库以及位于龙湾白楼下的冷库,一直是市区仅有的两处高质量冻品仓储地。两者库容量共计约1.5万吨,远无法满足 市场需求。于是,从中嗅到商机的温州人,办起了私人冷库。市区私人冷库多集中在娄桥一带,除了林林总总的小型冷库,一个容量达2万吨的私人冷库尚在建设 中。

据了解,全市目前的冷库容量约为20万吨,主要分布在市区及瑞安、苍南、乐清等地,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作为生产配套,保温质量有 保障、管理操作规范的优质冷库相对而言还是不足以满足市场需要。“目前,温州仅有的几个向市场开放的冷库分布不集中,大多建造于上世纪,硬件方面存在一些 局限。”一名业内人士如是说。

“提货方便,价格也便宜,私人冷库的出现还是颇受部分商家欢迎的。”从事海鲜冻品生意的张先生说,一方面大家不用再为往肉联厂和白楼下冷库送货而挤破头,也不用为货品严格的入库出库手续费时费力,同时部分商家还因此节省了开支,“不过,私人冷库也还是有它的局限。”

一些需要长期备货的经销商将最终目光投向肉联厂或外地优质冷库。从事高档牛肉销售的郑卫干脆自己建了小冷库图安心,“牛肉对温度的要求就是零下十八摄氏度,不能有丝毫偏差。”

有希望

集批发交易、物流配送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冻品交易市场开建

据悉,龙湾白楼下冷库已经清空面临拆除,菜篮子集团肉联厂按照规划也将在两三年后拆迁,取而代之的将是位于温州滨海园区的温州市现代冷链物流中心。目前,该中心已进入建设阶段并正式对外招商,2015年建成后将成为全省第三的现代化冷链物流中心。

项目负责人程金刚介绍说,该中心规划冷库达8.8万吨,此外配有交易中心,是集冻品批发交易、集中物流配送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冻品交易市 场,建成后将极大地满足市场对冷库的需求,也有利于温州的冻品经销商在此平台上将产品做大做强。市场主要分设水产冻品区、肉禽蛋类区等,可满足温州市及辐 射周边地区的肉类、水产品、水果消费合计约100多万吨的市场供应量。

“曾有经销商跟我诉苦,一丽水的客户跟他订了十箱的货,而这样 的量跟距离十分尴尬,送的话,利润刚好跟路费相抵白忙活一场,不送的话又怕失去一个客户。”程金刚告诉记者,长久以来,由于冷链设施短缺,大型冷库和交易 市场分散,使鲜活农产品和冷冻食品的运输、储存面临诸多困难,不仅加大了食品的流通成本和损耗率,对食品质量和安全也造成很大影 响。建成后的冷链物流中心会有一个集电子结算、网上交易于一体的信息平台,并能将不同商户的需求整合归类,减少运输、时间成本,规范化、规模化的市场不仅 能提升冻品品质,也将给消费者带来更实惠的价格。

“金华、杭州等地都已有类似的大型冷链物流中心,随着消费者对冷藏冷冻食品需求的逐 年增加,尤其是一些高档食材的入驻,温州对优质冷库、冷链中心的需求更为迫切了。”一名前来预约登记的鸽子冷冻肉商户表示,“我们为了发展只能采取在各个 地方开专卖店,但由此导致人工、运输成本大幅增加,如果温州能有大型的冻品交易市场,我们经营户也就能安心在温州做生意了。”